紫幽 若能再见

冷幽默 鬼故事 脑洞大 文笔渣
我的脑洞超乎你想象
偏要标新立异
偏要与众不同
你能拿我怎么样

【复仇者联盟】时光翩跹·再见如初〖全员友情向〗

数个花季之后,数个叶落之后,愿我们再见如初。


1.文章内容轻松,正剧向;
2.无CP站向,所以也可以说全员皆CP,友情向,禁止撕CP
3.OOC肯定是或多或少会有的,但绝对没有恶意丑化或抹黑任何角色,这点请大家放心。
4.有很多的私设或许会与原著不符,还请大家见谅。
5.会有原创的角色,比如反派,但不会加入复联。
6.下面是设定,有私设,也有官方给的:
Mcu的Tony有绝境病毒,可以保持青春,延缓衰老,但一样会生病(这个算是半官方半私设吧)
寡姐和队长有血清,可以保持青春,延缓衰老(这个是官方)
Loki和Thor是神,寿命很长,所以衰老速度慢(这也是官方)
班纳博士体内有Hulk,所以也可以保持青春,延缓衰老(这个是私设,但我觉得应该如此)
Vision是机器人,不会衰老。
Wanda有超能力,同上(233这个私设有点扯,你们将就吧)
Clint吃了仙丹……随便是啥吧,反正也和他们一样(23333)
总而言之,复联全员都可以保持青春,其他人该怎样就怎样。

Chapter 01 分离是为了重聚
序章
或许分离,或许再不相见。
或许重聚,或许重归于好。
只是,在一个人生活的时候,无论快乐与忧伤,总能感受到那种真实与感动,思念与孤独。
所以,我仍真挚地盼望,若有一天,若能再见,我们是否还能道声别来无恙?
好久不见,我的朋友。

1.神秘人驾到
纽约复仇者大厦,晚上九点整。
公共休息室内的电视音量被调到最小,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散发出夺目而清冷的光芒。Natasha和Tony玩着各自的手机,Vision在看报纸,Dr.Strange翻阅着一本古籍,时不时抬起手腕看看表。
内战过后,大厦里就剩他们四个人——准确来说是三个人,Dr.Strange是来做客的。
“好了,”Dr.Strange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在你们这儿待得够久了,我也得走了。”
坐在沙发上的Tony和Natasha迅速抬起头。当然,Vision也在,只不过他日常状况外而已。
Tony想起了Dr.Strange刚来到大厦时的事。
20天前。5月13号。
内战结束7天了。Tony一个人守在复仇者总部自然是百无聊赖的,于是他搬回了复仇者大厦。在刚开始的7天,他为了平复焦躁的心情,还特意邀请了老朋友——魔形女Raven来大厦住一段时间。
不过,介于Raven在此期间喜欢变成各种妖魔鬼怪(Tony:“Raven你是我的朋友,你不需要变成什么样子我本身就很喜欢你,但你故意吓唬我就是你的不对了……”)而且学院那边确实需要她,所以她玩了7天就走了。
至于Dr.Strange,他准备去喜马拉雅山苦修一年的法术,在此之前想先吃喝玩乐一番,正好Tony在纽约,于是他就来了(Tony:“为什么一提到吃喝玩乐首先想到我……”),玩够后再去喜马拉雅受苦。
然而,在Dr.Strange来玩的这段时间里,Tony发现了一群恐怖分子潜伏在纽约,于是召回了Natasha,两位复仇者和Dr.Strange将其一举歼灭。
这是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敌人虽然数目不多,但配备极为先进的武器且训练有素,所以他们相信这群恐怖分子的背后一定隐藏着非常强大的黑暗势力,可能这一群人只是被派出去检验训练程度和试探情况的。这股势力随时都可能引发灾难——不过,这是后话了。
好了,让我们把时间调回现在。
“哟呵,”Tony侧过身,右手肘撑在沙发背上,“在我这儿混吃混喝待了这么久,终于要走啦?”
“是我不肯走吗?”Dr.Strange一副讲道理的表情,“明明我只想待一个星期就走的,是你跟我说5月29号是你生日,让我陪你过完我才一直待到现在的好吗?!”
Tony:“……”
曾经的生日大家都是在一起过的,他想,这一定是我过的冷清的生日了。想到这里,他感到有种细微的刺痛,就仿佛一颗小小的石子在体内炸开,充斥在所有血管中。
看Tony没话说,他又补上一句:“再说了,我还帮你们解决了一群恐怖分子呢,怎么就混吃混喝了?”
“说起那群恐怖分子……”一直沉默着的Natasha发话了,“如果他们背后那个更强大的组织再袭击纽约,我们可就不好对付了。”
她不是很想继续麻烦Dr. Strange,但是他们目前真的没有人手。她知道完全可以叫Cap那边的人过来帮忙,但是……她同样知道,当她把这个提议告诉Tony的话,对方的自尊和自负一定会让他用最尖刻的语言反对自己。
“我正好要说这事儿呢。放心,我早帮你们考虑好了。”他露出一个微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印有红色字符的黄色纸条,递给Natasha。
“这是什么?”Tony抢过来一看,“符咒?你给我们符咒干嘛?我又不会捉妖。”
“……这不是用来捉妖的……”Dr.Strange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我给你们找了帮手,只要你们烧掉这张纸条,他们就会知道,并且赶过来。但是符咒只能联系到他们,不能瞬移。”
Natasha:“那他们多久可以赶到?”
Dr.Strange:“那得看交通状况了。”
Natasha:“……”
Tony犹豫了一下,问到:“他们靠谱吗?”
“当然了,”Dr.Strange有些不高兴,“你还不相信我吗?”
“呃……”Tony忍了忍,没有说不相信,“他们到底是谁?”
Dr.Strange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神秘人。”
Tony:“伏地魔?”
Dr.Strange:“……”
“算了算了,”他不耐烦地摆摆手,“我真的要走了。”
他伸出带着悬戒的右手比划着,凭空变出一个传送门。他看着传送门内漫天飞扬的雪花和呼啸着的寒风,重重地叹了口气,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
等传送门完全关闭后,Tony一只手搭在Natasha的肩膀上,问她:“你觉得Stephen给我们找了什么人来?”
Natasha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神秘人。”
Tony:“……”
当日傍晚,瓦坎达。
瓦坎达五六月份的天气是湿热的,水汽弥漫在空气中显得格外沉重。Steve救出大家之后,就来到了这里。冬兵选择了冰冻自己,其他人选择住在T'Challa的皇宫里,一天天打发着时间。
他们现在坐在休息大厅内,各做各的事。
窗户半开着,丝丝微风吹拂进来。天空有些阴沉,快要下雨的样子。
气氛安静的出奇。大家心照不宣地谁也没有说话,连手机都调成了静音模式。
Wanda看着众人,突然想起了在复仇者大厦的日子。不过,那时可比现在热闹的多。记得,Natasha总是喜欢把冷气开得很足,Clint喜欢在吧台捣鼓出各种匪夷所思的饮料和点心,电视会调到最小音量因为没有人真的在看。
“Steve。”她轻轻唤道。
“怎么了?”Steve温柔地抬起头。
Wanda看着他平静中透着关切的神色,突然不想说了。她本想问问他,有没有后悔过,有没有感到愧疚,有没有怀念从前的复仇者联盟,有没有留恋曾经的日子。
“没什么。”她终究没问出来。
“嘿,”还是Clint打破了平静,“我之前发现了一种瓦坎达特有的美食,咱们去尝尝吧?”
“好啊!”Wanda配合地说。Steve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其他人则没有反应。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Clint一脸兴奋地招呼Wanda。
但Wanda似乎听到了,他的内心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
轻的宛如澄澈的湖面,泛起了一串涟漪。

第二天清晨,纽约复仇者大厦。
此时纽约已是初夏,五月底的阳光带着少许慵懒,照得人有些乏意。
正被这种乏意所包围的Natasha打着哈欠从冰柜拿出一盒冰激凌,然后顺手打开了空调。
Vision从墙里飘出来,默默地坐下。
“不是吧?现在就开空调?”Tony端着咖啡走进休息室,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她,“那你以后怎么办?”
Natasha优雅地蜷缩在沙发上玩手机。“以后再把温度调得更低点呗。”她冲Tony扬了扬手里的冰激凌盒,“要吗?”
“……不了谢谢。”Tony摇了摇头,往自己的咖啡里加了几块冰块。
过了几分钟,他又想起一件事。
“Nat。”
“嗯?”
“你联系Bruce了?”
“嗯。”
“……联系了?”
“没有。”
“……”
“我暂时联系不上他,”Natasha关上手机,看着他说,“暂时。我一定会联系上的,相信我。”
Tony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如果Captain他们在就好多了。”Vision说出了他们故意忽略的真实想法。
Tony观看着电视里的球赛,假装没听到他说的话。
Natasha很清楚Tony在想什么——他只是死要面子而已。她也没接话,继续低头玩手机。
窗外湛蓝的天空上,流动过去一丝薄冰般的云絮。
Vision看了看窗外,淡淡地说:“过两天还会再升温的。”
事实上,他们并没有等到联系上Bruce的那一天,战争就开始了。那群恐怖分子背后名为Adrian集团的邪恶诅咒开始大肆侵略纽约。
到处都是硝烟、火光、炮声、人们的尖叫声,混杂着楼房坍塌的声音,整个战场充满恐惧与死亡。他们甚至动用了外星武器,对付手无寸铁的民众和仅剩的三位复仇者。
“Nat!快!”Tony一边躲避外星激光一边在通讯系统里大喊,“燃烧那张符咒!我们需要帮助!”
“我……”Natasha正在跟一个巨型机器人纠缠,“马上!”
她解决完那个巨型机器人后,奔到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神奇地(……)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那张纸条。
现在就该祈祷交通能好点了。她重新回到战斗中。
Tony和Vision在空中作战,陆地上只剩她一人。
不快点来就真的撑不住了,她想。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们快要支撑不了时,援兵来了。
“怎么是你们?”Natasha看到援兵时有些惊喜。
Steve、Clint、Wanda、Sam和Scott——美国队长的领导的那一队人,除了冬兵外都来了。他们就站在她面前,带着久别重逢的笑容,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就在她分心时,一束激光朝她射来,Steve扔出三角盾,替她挡住。这一击过后,大家立刻投入到战斗中。
“当然是我们。”Clint回答着Natasha刚才的问题(好吧也不算问题),同时熟练地张弓搭箭,“那个霍格沃茨来的(Steve:‘不是卡玛泰姬吗……’)把符咒交给我们,让我们收到感应就去帮忙……他没跟你们说?”
“他没说是你们。”Natasha回答。顿了顿,她又问道,“你们靠谱吗?”
Clint:“……”
Steve:“你说呢……”
Natasha突然想起一直在空中作战的Tony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在通讯系统里告诉他:“Tony,援兵到了。”
Tony听后往地面看去。他看着那些熟悉的身影,怔住了几秒,随后便打趣道:“哇哦,原来你们就是伏地魔啊!(众人:‘……’)我就说嘛,Stephen也不大可能请不相干的人来。”顿了顿,他又问道,“你们靠谱吗?”
Steve:“你说呢!”
好吧,他们肯定是靠谱的,毕竟他们刚加入战斗,战局就扭转了。
Clint在一座高楼的天台上连放十支爆破箭,无数机器人在空中像烟花般炸开。Steve和Natasha则在地面作战。一个巨型机器人撞入一座办公楼,玻璃如雨滴般碎落,在冲击处引发了一场小型爆炸。Wanda已将自己的能力运用的得心应手,不但能歼灭大量敌军,还能为队友打掩护,甚至能抽空帮着在空中作战的Tony和Vision击落他们身后穷追不舍的外星怪物。
Natasha联系的神盾局工作人员也赶到了现场,疏散那些惊慌失措的人,并将伤员抬上救护车。
硝烟弥漫,尘土飞扬。天色将晚,晚霞把整片天空渲染成了火红的颜色,与地面上的战火相呼应,有种绚丽而壮烈的美感。
战斗已近尾声,复仇者们很快便能取胜。他们像从前一样配合,像从前一样默契。
就好像,从不曾分开过。
当最后一个机器人被击落时,几乎耗尽能源的Tony从空中俯冲下来。“先回大厦,”他打开头盔,“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Steve本来想说什么,听到这句话后又沉默了。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复仇者大厦的方向走去。
Steve和Natasha走在最前面,他们在小声交流下着这段时间内双方的情况;Clint、Scott和Sam走在中间,随意地说笑着;Wanda走在最后,双眼望着地面出神,Tony也一反常态地和她一起走在最后。
就在此时,一个被漏掉的小机器人挣扎着飞起来,悄无声息地冲向Wanda。
Tony正好看到这一幕,惊呼道:“小心!”
Wanda急忙回头,却已来不及躲闪,其他人则来不及施救。只有离她最近的Tony抢上一步挡在她身前。
那机器人发射出激光,Natasha总枪将她击落——可惜还是晚了一秒,激光射中反应堆,Tony虽然已不靠反应堆维持生命,可是反应堆连接着他的身体,这道激光还是让他昏了过去。
其他人赶紧奔到他身边。
“他还有心跳和呼吸!”
“快把他抬上担架!”
“盔甲怎么办?”
“直接砸开!”
大家手忙脚乱地把他抬上急救车,由神盾局的医护人员为他治疗。
Wanda一时没了反应,怔怔地看着他们。她在为Tony担心。
她终于意识到了,她其实是把Tony当朋友的。而对他的恨意,也早已烟消云散。
5个小时后,一位戴着眼镜的医生走出来,告诉他们,Tony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守在手术室门口的诸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CLS唐晓青(´▽`)ノ♪ @Christie @楼兰赋 @阿笼 @不在wonderland的爱丽丝 
感谢以上小伙伴的帮助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