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 若能再见

冷幽默 鬼故事 脑洞大 文笔渣
我的脑洞超乎你想象
偏要标新立异
偏要与众不同
你能拿我怎么样

【复仇者联盟】时光翩跹·再见如初〖全员友情向〗

2.战后余波
Wanda走进复仇者大厦的专属病房,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
整个房间的色调是天蓝色的,有着安人心神的作用,比起医院里纯白色要轻快的多。她原以为,按照Tony Stark的性格,病房也会被装修的五彩斑斓的。但很显然,这一次Tony还是遵循了正常人的逻辑。
她倒了一杯开水,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等着Tony醒来。
Tony从病床上醒来时,就看到端着水杯守在一旁的Wanda。
Wanda见他醒了,面无表情地把水杯递过去。
Tony觉得有点好笑。“谢谢,”他接过水杯,微笑着说,“没想到是你来陪我。”
“你以为我想啊?”Wanda没好气地说,“Sam、Clint和Scott回瓦坎达了,其他人都有事,就只剩下我了。”
“其他人”指的是Natasha、Steve和Vision。Steve被Natasha带到神盾局找Fury了,他们还有事要谈。Vision则被派去接回刚联系上的Dr.Banner。
所以,Wanda就理所当然地留下来看护受伤昏迷的Tony了。
“我昏迷了多久?”Tony用手支撑着坐起来。
“若不算上你做手术的时间,不算上大家一起守着你的时间,”Wanda粗略地计算了下,“那也没多久,就2个小时。”
Tony:“……”
随便吧。不管他受的伤到底有多重,他都不会乖乖待在病房里的。
窗帘是拉上的,显得房间格外昏暗。Wanda走过去,“哗”地拉开窗帘,等她回头时,就看到Tony已经拔掉手上的针,跳下病床,麻利地换上鞋,边穿外套边大步向外走去。
“喂喂喂你干嘛!”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的Wanda立刻追上去。
Tony按下电梯,回答道:“去神盾局,听听那几个家伙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
“我没跟你说啊……你怎么知道他们在神盾局?”Wanda疑惑地问。难道Tony会读心术?读心术明明是她的技能好吧!
“稍微动点脑子就想的出来啊。”Tony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战斗刚刚结束,那几个人目前还是通缉犯的身份,媒体和政府的手下都在盯着他们。Sam、Clint和Scott已经逃回瓦坎达,那么Steve和Natasha绝对去神盾局了,“除非他们脑子进水直接找政府谈条件,不然就在神盾局。”
电梯门打开,他走了进去,按下B1——那里是停车场。“你就就在大厦里等我们回来吧。”Tony微笑着,提醒Wanda她自己也在通缉犯的名单上。
Wanda:“……”
既不会开车又不敢公然打车的她只好幽怨地留在大厦。
与此同时,神盾局。
送走了三个人,Steve就被Natasha带到了这里——不过是他自己开的车,Natasha一路上都在发短信。
他们走进会议室。
整个会议室都是用隔音效果极强的单向玻璃装修成的——里面能看到外界,但外界看不到里面。屋里没有窗帘,阳光赤裸裸地照射进来,刺得让人睁不开眼。
Steve很体贴地把背光处的位置让给Natasha,自己坐到迎着光线的地方。
他们都没注意到,一个隐形的金属玻璃球,从Natasha虚掩的门中飞了进来。
“Fury呢?”Steve发现会议室里就他们两个人。
“哦,他有事不来了。”Natasha解释道,“就咱俩谈。”
Steve:“……”
他无奈地笑了笑,问道:“那Fury怎么说?”他已经猜到之前跟Natasha发短信的人就是Fury。
“他的意思是,”Natasha十指交叉着放在桌子上,“希望Barnes解冻后,能加入神盾局。”
“可是Bucky……他……”Steve的表情很是为难,“他需要保护。”
Natasha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恶狠狠地说:“我要是Barnes,就跟你打一架。”
“为什么?”Steve被她过于不善(……)的语气吓到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弱鸡。”Natasha面无表情地回答。
Steve:“……”
“他是一个大问题,我们需要解决——别误会,解决他的问题,不是他的生命。”Natasha的身子微微前倾,注视着他说,“首先,Tony可以解除他的洗脑。那就剩他自己的问题。Barnes好歹也接受过训练,他知道该做什么,也有能力保护自己。而你的做法,在你看来是保护,在他看来等同于轻视。”
Steve哑口无言。
Natasha说的是对的。他应该相信他Bucky。
他因当年没能拉住Bucky而心存愧疚,这种愧疚在得知Bucky被九头蛇抓住洗脑后愈发强烈。他想尽力弥补,想尽力保护他的兄弟,但他忽略了一个问题:Bucky也有自己的能力,只要解除洗脑,他就不需要别人的保护。
“好吧。”他妥协了,“那你准备怎么办?”——要知道,现在Bucky也是通缉犯。
“这个嘛,我已经和Tony商量好了。”Natasha信心十足地说,“我们把心里评估师送到他那边去,给他做心里评估并写出检查报告,然后将第三方提交的权威鉴定结果交给政府,从而洗脱他身上的罪名。”
“你怎么保证那个心理医生的安全性?”Steve想起了Zemo。
“我会在他接触到Barnes之前,先和他谈谈的。”Natasha一脸“交给我”的表情。
好吧。这下Steve放心了。他很清楚Natasha的水平,任何人在这位女特工面前都得分分钟丢盔弃甲,恨不得连内衣内裤都脱下来。
“还有一个问题,”Steve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协议的事怎么办?”
Natasha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说,“Tony说他会负责,但他没告诉我具体要怎么做。”说到这儿,她皱了皱眉。看得出,她也颇为不满。
“Tony啊……”Steve苦笑,“他总是这样,自己计划好一切,却又不和大家说。”
“谁说的?”Tony的声音突然响起。他走进来,不悦地说,“我这不是来了吗?”
之前那个金属小球解除了隐形模式飞到Tony身边——原来是一个窃听器。
Natasha:“……”
Steve:“……”
“你的伤势怎么样了?”Natasha感觉Tony的脸色还是不太好。不过,问完后她就明白这个问题完全是多余的——他不管伤的多重,都会说没事。
果然。“我没事。”Tony满不在乎地笑笑,拉开她身边的椅子坐下,“我这身子常年折腾,也习惯了。”他转而又正色道:“好接下来我们谈谈协议的事——放心,Cap我不会再逼你们签协议了,没用。(Steve:‘你知道就好。’)首先,我会跟政府谈判,要求他们撤销对你们的通缉令。”
“仅仅是撤销通缉令吗?”Steve打断了他,“就算通缉令被撤销,协议依然在。我们的行动依然会受到牵制。我要的是完全的自由。”
“是啊,你追求的是自由,对你而言自由高于一切。”Tony冷冷地说,“可你是否想过,在你追求自由的同时会造成什么后果?别人要付出什么代价?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Tony坐在逆光中,脸被阴影所笼罩住。Steve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够感受出对方正强压着怒意。
“从一开始,从协议诞生开始,从我们产生分歧开始,”Steve的嗓音变得低沉,“就注定有人要付出代价。”他说完这句话后,听了一会儿,又恢复了正常的声线,“你准备怎么办?”
“我尽力而为。”Tony语气平和,却带着疏远和隔绝,“我目前能做的,就是撤销你们的通缉令。如果有机会,还可以争取搁置协议。”
“搁置?”Natasha插道,“暂时还是永久?”
“先暂时,再争取永久。”Tony简洁地回答。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如果……如果争取不到搁置协议,我会另想办法。”
毕竟,《索科威亚协议》绝对不是突然间诞生的。政府肯定早就想整这样一份协议出来,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一个让协议诞生得顺理成章的机会。
而单纯的超级英雄们则一直在给他们提供机会——纽约大战,九头蛇入侵神盾局,奥创事件,瓦坎达之战等等。
每一个战争似乎都不足以使协议诞生,但是,日积月累,这样的事件越来越多,人民就会感到恐慌,协议从而诞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Steve想了想,问道:“那我们能做什么?”
“什么都别做。”Tony翻了一个白眼,“就留在大厦,别出去惹是生非。你们这种没脑子的还是什么都别做比较好。”
“我没脑子我知道,你没教养你知道吗?”Steve忍无可忍地还击,“你只知道一味退让,你有考虑过复仇者们的感受吗?这对他们而言公平吗?”
“不公平又怎样?我们还有选择吗?”Tony的火气瞬间上来了,他也没必要再用平和的语气说话了,“你只会提出问题,但你解决了吗?你除了反抗,除了挑起战争,除了宣扬所谓的正义,除了带着你的好兄弟扬长而去你还会干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那你呢?你以为你做的很对吗?”Steve那双湛蓝的眸子此刻就像结了冰的湖面,“内战的爆发是因为你签署了协议!我只是带领支持我的人向我们的目标努力而已。我想我没让他们失望,但你却让我失望。”
Tony的目光里没有丝毫退缩:“我让你失望了?真是抱歉。你很厉害是啊吧?你有本事直接废除协议啊!你怎么不去竞选美国总统阿!我已经说过会尽力而为了,你还要我怎样?你行你上啊!你在这儿跟我豪言壮语有什么用!”
Steve还想再反驳点什么,却被Natasha打断了。她用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冲他们吼道:“够了!别吵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们就不能互相体谅一点吗?!”
两人都不再说话。Steve低下头,别人看不出他的想法和情绪。Tony也没看他,把眼神丢向空气中一个莫名的地方。

“Steve,”Natasha柔声说,“Tony和我,我们签协议的初衷,都是为了人民。我能理解你,但不要忘记超级英雄存在的意义——让人们不再为安全而担惊受怕。所以,人们不能信任和接受我们,才是最大的问题。”
Steve抬眼看着他,眼神中包含着疑虑。
“协议会被搁置,或者废除,不用担心。”Natasha看出了她的疑虑,“让你们留在大厦,不是监禁,只是为了更好低争取人们的支持。”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终于明白了复仇者们现在是怎样的处境。
“对不起,”还是Steve放下面子来,向Tony道歉,“为我刚才说过的话,以及……之前做过的事。”
“没事。”对方的脸色也缓和下来,“都过去了。”他其实也并非完全释然,只是,过去的事,再计较又有什么用呢?
“好了,”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那就按照我的计划行事,政府那边由我负责。Nat你过两天就亲自带领心理医生去瓦坎达。在此之前,Cap你可以先过去探望Barnes,跟他说明情况。但是最好马上动身,尽快回来——以免政府起疑。”
Steve只能点头。
“那我们先回大厦。”Natasha冲Tony示意。她推开门,看到了放在门后的东西,“你把她也带来啦?”
美国队长的盾牌靠在墙边,散发出焕然一新的光泽。(讲真,我确实不想用“修”这个字)(看不懂前面那个括号没关系,不影响剧情)
“哦对了,”Tony拿起盾牌,很自然地递给Steve,“这个还给你。我留着也没用。”
Steve接过盾牌。“谢谢。”他不知道除了道谢还能说什么。
天迅速地暗下来。
Tony打开车门,将钥匙插入方向盘。Natasha从另一边上来,坐到副驾驶的位置。
他们神色复杂地对视一眼,然后Natasha把脚习惯性地搭在车窗上。Tony向在赛车一样全神贯注地避开前面的车辆,把车开出飞机般的速度。
过了一会儿,他放慢速度,顺便掏出墨镜戴上(……)。事实上,他和Natasha都很喜欢戴墨镜,而他们的区别在于,Natasha戴墨镜仅限于白天、晴天和室外,Tony则随时戴着墨镜,时刻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时尚瞎子。
“我们要不要告诉他前些日子遇见的那个人?”Natasha侧过头问道。
“不要。”Tony果断地选择否定,“等局势稳定下来后,再告诉他也不迟。”
Natasha没再说话。
“等等,”她发觉这不是回家的路,“你得把我拐去哪?”
“不愿意陪我放松一下吗,Miss.Romanoff?”Tony的语调微微上扬,“这条路上有一家新开的米其林餐厅似乎还不错……”
“那好吧。”Natasha笑了。
不过,这两个准备放飞自我的人完全忽略了,Wanda、Vision和Dr.Banner还在大厦里茫然地等待着。
三人:“……”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