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 若能再见

冷幽默 鬼故事 脑洞大 文笔渣
我的脑洞超乎你想象
偏要标新立异
偏要与众不同
你能拿我怎么样

【复仇者联盟】时光翩跹·再见如初〖全员友情向〗

3.计划之内
一朝梦醒,已换了天地。
——Bucky的感想
纽约的六月算是比较舒适的季节。刚刚脱去四五月份的暧昧,暂未迎来七八月份的酷热。偶尔几缕微风吹拂着在脸上,还能缓解大陆性气候特有的干燥。
天空晴朗而纯净,不染丝毫杂质。无数分离聚散的故事在这块湛蓝的幕布下上演,精妙绝伦,跌宕起伏,且未完待续。

大家坐在休息室里安静地享受着下午茶。
一个星期过去了,Natasha和Steve已经从瓦坎达回来。他们之前去那里解决冬日战士的问题。心理医生给他做的检查报告早已交到政府手中,但他得过两天才能回到纽约。
刚回来的Bruce听他们讲述了内战的过程后,认真地作了分析,还阅读了一遍完整版的《索科威亚协议》。他顺道去网上查了下媒体对内战的报道和Tony前期出席的记者招待会。搜索的时候还不忘看看网友们编造的一些更为曲折、离奇、伤感(……)、温情(……)的版本。(“他们的文笔还不错,。”“你的重点……”)

Thor那边仍是没有一点消息。Steve等人当然也提议过想办法联络Thor,但对于这位智商飘忽不定、若有若无的神明,Tony做出的决定是“先别管他”。

十分钟后,Tony将开车去找政府谈判。
“你们可以看看我是怎么取得胜利的。”出发之前,Tony将一枚纽扣状的东西别在衣领上,然后把一个显示器交到他们手中。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剩下的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屏幕里Tony和政府人员据理力争、彼此说服——不过,若论尖酸刻薄的程度,自然是Tony更胜一筹。

例如——
政府人员:“据我所知,很多超能力反派的前身都是超级英雄,你怎么保证你的复仇者不会像他们一样?”
Tony:“我不能保证。但是,就算签了协议,他们若想黑化,你就阻止得了吗?还有,你们不妨反省一下,到底是怎样的社会,才能让一群本意是保护世界的人最终选择与之敌对。”
政府人员:“……”
例如——
政府人员:“注册法案并不是为了我们。它真正的意义在于让人民知道你们是谁。他们畏惧你们,既然你们自称英雄,就应该考虑到这点。”
Tony:“别开玩笑了。媒体经常报道我们,除了那些买不起电视的贫困家庭,怎么会有人不知道我们是谁?再说了,你知道有种东西叫互联网吗?我们有自己的Facebook、Twitter和Plurk,想了解的话关注一下不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呢?”
政府人员:“……”
再例如:“我告诉你们,复仇者们可都不是吃素的,他们不听我的,跟我关系也不好。你若把这一帮子人惹火了,哪天他们罢工不干了,地球的安全谁来负责呢?”
政府人员:“你是在威胁我们?”
Tony:“是的。”
政府人员:“……”

最后,终于是政府败下阵来,同意暂时搁置协议。先暂时,等到他们拥有民众的支持后,在争取永久搁置协议。
一步一步来。
他相信,他们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怎么样?我厉害吧?”Tony得意洋洋地回到大厦,迎接他的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他们居然说Wanda年龄太小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这跟年龄有毛关系?!我相信你能控制的,对吗?”他看着Wanda,眼里闪动着信任的光芒。
“嗯。”小姑娘乖巧地点点头。“谢谢您,Mr.Stark。”她有些拘谨地说。
“这是我应该做的。”Tony摆摆手。
Wanda看着面前不着调的男人,突然想给他一个拥抱。
“叫我Tony。”他冲她灿烂一笑,随即张开双臂。
“好的,Tony。”她也甜甜地笑了,走上前轻轻拥抱了他。
阳光柔和地洒下,温暖得刚刚好。

“但是,”Steve看着大家,问道,“我们该怎样得到民众的支持呢?”
他们看向Tony,表达同样的疑问。
“你知道有种东西叫互联网吗?”Tony笑着回答。
于是,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们明白Tony要干什么——借助网络的力量获得民众的支持。

他们在Twitter上注册了一个账号——复仇者联盟官方账号。为了证明这个账号确实是官方的,他们特意将几张不曾公开的合影和日常生活照上传上去。
次账号开通后,粉丝量一夜间突破百万,且还在不断上涨中——大家都想了解超级英雄们的日产生活照是怎样的。
这个官方账号还可以解答网友们各种刁钻古怪、匪夷所思的问题。同时,复仇者们的个人账号也开始活跃起来,大家就可以看到不同账号间的互动。
比如,Clint发推称“要与Tony拼语速”并@Tony_Stark,Tony也@Clint_Barton“接受挑战”,二人便在官方账号上直播Rap比赛。还有Natasha和Wanda两位美妆博主教女生们画各种各样的妆。
经过几天的互动,民众逐渐对复仇者们感到亲切。他们发现,这些超级英雄们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高高在上,而是幽默风趣、平易近人的。

就在大家相处地其乐融融的时候,Bucky回来了。

时隔多年,他总算再次回到了这座城市。
然而,纽约已完全没有了他记忆中的模样。现在的纽约,是一座世界级城市,直接影响着全球的经济、金融、媒体、政治、教育、娱乐与时尚界。
因为联合国总部所在,纽约也是世界的外交都会,世界各国驻联合国的外交官不得不住在纽约。每逢联合国有什么重要会议,坐落在第一大道四十二街的联合国大楼付近街道便多设路障,警察也荷枪实弹在周围巡视,往往令到本己拥挤的交通更加堵塞。
联合国的国际外交和地缘政治博奕平台,给商业气浓厚的纽约加上了另一种气纷。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业都会,再加一个尔虞我诈的外交都会。时代广场、华尔街、帝国大厦、五角大楼……无数的高楼大厦伫立再次,无数人穿梭其中,上演着各自人生片段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它象征着所有的繁华、喧嚷、精致和虚幻。
它仿佛一个不停旋转的时代巨轮,辗过失败者的身体,辗过破碎成泡影的梦,辗过那些天真的、梦幻却不被认可的想法,然后欢呼着前进。正如白先勇在《纽约客》里说的那样:“在黑暗中,那些夜行人的眼睛,像野兽的瞳孔,在炯炯地闪烁着充满了欲念的荧光。是煎熬难耐的肉体饥饿以及那漫漫长夜里炙得人发疼发狂的寂寞,将我们从各处驱赶到这个文明大都会中心这片数百英亩广漠的蛮荒地带,在暗夜保护下的丛林中,大家佝偻在一起,互相取暖,趁着曙光未明,完成我们集体噬人的仪式。”
华美而冷漠,残酷而公平。
Bucky看着这座繁华的大都市,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一朝梦醒,已换了天地。

他轻轻叹了口气,提着行李向大厦走去。现在已是深夜,喧嚣热闹的纽约也安静下来。但他注意到,漆黑的复仇者大厦里,还有一个窗口亮着橘黄色的灯光。
“晚上好,Mr.Barnes。”当他走进大厦时,一个电子女声在空中响起,“Boss知道您来了,吩咐我领您去房间。”
“你是谁?”Bucky吓了一跳。
“我是Friday,Boss的人工智能管家。”Friday回答道。
“呃……”Bucky试图理解“人工智能管家”这个名词是什么意思,随后他放弃了,“Boss指的是Tony吗?”
“是的,Mr.Barnes。”
“这么晚了,他还没睡吗?”
“Boss在准备明天记者招待会的演讲稿。”
Bucky想起来刚刚看到的亮着橘黄色灯光的窗口。
孤单的,柔和的,微弱的,温暖的灯光。

很多人崇拜着英雄,也畏惧着英雄。
很多人心中的复仇者联盟,象征着希望、强大、正义,也象征着战争和灾难。
很多人不知道在功名与荣誉背后是无法言说的辛酸和伤痛,不知道他们付出过多少心血和汗水,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熬过无数寒冷苦涩的漫漫长夜,不知道他们也曾被质疑、被放弃、被排斥,也曾绝望,也曾迷失,也曾彷徨。
很多人眼中的Tony Stark,是那个15岁便从MIT毕业的天才,是那个光鲜亮丽的花花公子,亦是那个飞天遁地的钢铁侠。
很多人看见他的高傲,看见他的智慧,看见他的富有,看见他的多情,看见他打败对手时露出胜利的微笑。
而他们看不见的部分,却在最黑暗的时刻,闪烁出最耀眼的光芒。

次日清晨。
一大早,Friday就告诉众人,Bucky回来了。
唯恐天下不乱的Clint迅速发了一条“冬日战士归来”的Tweet,评论
瞬间爆炸,又骂他的,有怕他的,有同情他的,有夸他帅的,有吐槽的,更有@Tony_Stark想要引战的。
大家围坐在餐桌旁吃早点的时候,Tony还没来。
他们为了让Bucky不感到拘束,亲切低拉住他的手,嘘寒问暖,关心关怀,呈现出一种诡异而温馨(……)的局面。
明显被吓到的Bucky向Steve投去求助的眼神,这位老朋友则假装没看见般淡定而冷漠地撕着面包。
随便吧,相爱总比相杀好。
没参与内战但了解全部过程的Bruce感到一阵反胃(……)。

而这种诡异而温馨的局面在Tony到来后达到了高潮。
“早上好啊,诸位。”他温柔地问安,脸上带着如春风般和煦且不适礼貌的笑容。大家抬起头,惊讶(其实是惊恐)地看着他。
“早上好,Tony。”还是Natasha反应快,“你今天状态不太好。”
“昨天睡得晚了点。”Tony解释道。他走到Bucky身边坐下,微笑着说:“早上好,Bucky。”
“早……早上好!”Bucky看上去有些激动,或是慌张,或者二者兼具。
他们继续(心神不宁地)吃早餐,用刀切割着盘子里的食物,时不时发出餐刀划过盘子时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当然,最让人头皮发麻的,还是Tony问问题的声音。
比如现在——“Sam和Scott怎么不在?”
“他们……”Clint和Steve同时开口。两人对视一眼后,Clint默默低头吃饭,Steve接着说,“他们不想麻烦你,便各自回家了。”
“哦。”他没再多问。

接下来,他又陆续问出类似于“下午的记者招待会你们准备说设么啊?”“想好怎么应答记者的提问了没?”“有谁想和我单独接受访谈啊?”“你们都没准备演讲稿是不是啊?”这种看似平常实则让人毛骨悚然的问题。
期间Bucky格外紧张,时而把柠檬汁淋到意大利面上,时而用叉子剁牛肉馅饼,就差拿把刀在饼干上刻字了。

于是Wanda受不了了。“我吃饱了!”她把刀往盘子里一扔,连电梯都来不及等,直接冲进楼梯道。
“她怎么了?”Tony将疑问的目光投向团队里另一位女生Natasha。
Natasha没有回答,却在心理对他说:“被你吓的。”

过了一会儿,他侧头问Bucky:“你什么时候吃完?”
本就坐立不安、手足无措的Bucky一听这话,迅速开始狼吞虎咽,吃得快的像个饿了三天三夜的难民,简直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对面的Clint看得目瞪口呆,空汤匙往嘴里送了好几次。
“我……吃完了。”Bucky成功把最后一块奶酪塞进嘴里。
Tony点点头,站起身来:“跟我去实验室,我帮你把胳膊修一下。”
Bucky惶恐地跟他去了,并忽略掉Steve混合着同情、鼓励和幸灾乐祸的眼神。
这两位离开后,惊魂未定的Clint望着其余人,问道:“Tony他……他他他他他受什么刺激了?”
众人:“不知道……”

“你……真能原谅我?”Bucky犹豫了半天,小心翼翼地开口。
“是啊。”Tony笑了。
几天前,Bruce也问过同样的问题。当他回答“是”的时候,Bruce就用一种“兄弟你心真大”的眼神看着他。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Tony笑着说,“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若这种坎都过不去的话,我早该抑郁症自杀了。”
现在,他看着面前的Bucky,心里真的极其平静。
能放下的,就放下吧。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