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 若能再见

这里是爱好特广的段子手一枚~

【盾铁/盾妮/HailStony】短篇合集 离别不说再见

这篇文……是给列表的朋友写的。考虑了好久写什么CP……最终还是写了盾铁。其实列表大部分人都站荷兰傻,我本想写荷兰傻的,但是……很多人聚在一起的场面……显然复仇者联盟里的CP更合适一些。再加上,我的初心是盾铁,所以,也想表达一个意思——勿忘初心。这篇文写的不好,但写到最后,我哭了。所以……如果……你们有幸看到这篇文章的话……无论如何,无论你吃不吃盾铁,求你看完它……
@Lemon( ๑ŏ ﹏ ŏ๑ ) 你来点一个荷兰傻的梗,什么都行。
里面的复联人物性格是根据你们的性格进行了适当的改编,不全是你们的皮。不喜欢写Pepper和Rodey,所以就没写,你们全当他们不存在吧。
严重OOC。

洁白的病床上,深棕色头发的男人安静地躺着,他手背上插着针头,床头柜上放着许多精密的仪器。他的呼吸很平稳。
过了片刻,一位金发男人走进来,轻轻关上门,走到病床旁坐下。男人用手背支着下巴,低着头,微微抬起眼注视着床上的人,刘海遮住了他三分之一的脸庞。
“醒了就起来吧。”他身体往后靠了靠,淡淡地说。
“还真是瞒不过你啊。”Tony瞬间坐起身子,“他们来了吗?”
“快了,在路上了。”Steve回答道,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Tony点点头,两人都不再说话。
“……对不起。”过了许久,Steve抬起头,轻声说。他湛蓝的眼眸中濛起一层水雾。
他还记得,刚刚接到通知时,他的惊讶、悲伤和愤怒。

一周前。
Tony洗完澡来到实验室时,Steve已经在里面等他了。看到他进来,对方面无表情,只是举起手里的一摞文件,问道:“多久的事了?”
Tony定睛一看,是一份病情诊断书。那上面写有他胃癌晚期的诊断。
“蛮久了吧。”他苦笑。还是让他知道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的表情极其严肃。
他沉默不语。
Steve深吸一口气,将那份诊断书重重放在桌子上,起身便要离开。
“Steve……”Tony小声唤着他的名字,用手扯住他的衣角。“抱歉……我只是……没想好怎么说……”
Steve心一软,停住脚步。他转身面向Tony,他叹了口气,用尽量平静的声音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放心,我有活下来的机会。”Tony露出一个笑容,“我们很早之前就在研究一种实验项目——人体冷冻。用极低的温度将人体冷冻存放起来,保持其重要器官的生命力,但让人体陷入休眠。休眠这段时间,寻求治疗方法。现在这项技术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发现,所以我活下来的利率很高。只是当初研究这项技术时,我没想到,第一个要体验它的人,竟会是我自己。马上要和你们分别很长一段时间了……”
“如果你醒不过来呢?”Steve质问道。
“医嘱已经写好了。”Tony的笑靥有些凄凉,“反正也终究会死,既然有办法活下来,当然要试一试。”
Steve看着他,一瞬间,无数感情——心疼、痛苦、无奈、眷恋、不舍都在他的眼睛里交汇。但这瞬间过后,他又恢复了镇定的样子。
“你走吧,没有关系。”他说道。千言万语,终究化作一句无情的话语,好像这样他就能欺骗自己,装作不悲痛。他说完后,就大步离开,将Tony就在原地。他不敢回头,害怕看到身后男人的表情。

“别说对不起。”Tony当然知道他在为什么道歉,“我原谅你当时似乎绝情的话语,你只是为了掩饰你的痛苦,仅此而已。我能理解你。要是我,或许我会说出更过分的话。”他说到这,Steve再也忍不住,身子探过去将他拥入怀中。
“你瘦了。瘦了好多。”Steve的手环过Tony的肩胛,擦去脸上的泪水。
“从此以后,”Tony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便与你们分割成两个世界,我看不到你,听不见你的声音,无法拥抱你,而你则需要在我离开之后像原先一样生活,大家都要你身边,却唯独少了我……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我们俩谁更心碎些。”
Steve没有说话,只是将他抱得更紧。Tony刚想安慰他几句,就听到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他们来了。”Steve松开他,整理了一下表情,起身去开门。

“Tony!”门一打开,复仇者们就冲进来,跑到他床边。Wanda的眼镜已经红了,Natasha低垂着头,努力抑制着情绪。
“安啦,”Tony笑着安慰他们,“我这不是还没死呢。”
“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Clint的声音哽咽了。
Tony叹了口气,告诉他们实话:“我只是想把最后的几天也过的像平常的每一天一样。”他其实并不如想象的那样坚强,他也会害怕,他害怕他会突然有一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爱过他的人,再也找不到他。
“Tony……”Natasha缓缓开口,“你……会醒来吧?”
“幸运的话,会。而我一直很幸运。”Tony笑得依旧轻松,“就算醒不来,我这一生,也没有遗憾。我赢过,也输过。我大部分时候是对的,也难免会犯错。我获得过,也失去过。而我能得以与你们相遇,在这样的时刻有你们陪伴在我身边,我很幸运。”
所有人都小声抽泣着,Wanda哭的最厉害。说来奇怪,她本以为自己并不喜欢Tony可要跟他分别,心口一样痛的要命。
“别哭啦,小姑娘……”Tony一向喜欢叫Wanda小姑娘,“你不是最讨厌我吗?”
“我是讨厌你,但我不想你离开啊……”
“好啦,我离开也好。”他说道,“以后再没有人讲鬼故事吓唬你们了,再没有人总用尖酸刻薄的语言讥讽你们了,再没有人在战争时不听指挥、自作主张了……”
“不是这样的。”Steve打断他的自我检讨,“你是最好的,是独一无二的,我早就发现了,Tony。没有人可以代替你,没有人。”
“Steve,你知道吗?”Tony看着他的眼睛,笑着说,“对我而言,遇见你,此生足矣。”

Bruce带着几个医生走进来,准备将Tony冰封。
“你一定要醒来啊,”Steve说,“我们都等着你。”
“会的。”Tony微笑着阖眼。他被装进人体冷冻箱中,等待着重生。
——我不会害怕黑暗,不会害怕噩梦,不会在绝望中挣扎,因为我知道,在另一个世界,还有我爱的人,等着我归来。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