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 若能再见

这里是爱好特广的段子手一枚~

【盾铁/盾妮/HailStony】短篇合集 孤岛求生记

@沽酒1874 你点的孤岛求生梗,我觉得这么好好的一个梗被我拙劣的文笔毁了……求别嫌弃。为了你,我破了三千字。

孤岛求生记
无论Steve怎么尽力操控,飞机还在失控坠落中——
400米,300米,200米,100米……
突然,他好像看到海上有一座孤岛。也许可以在这里迫降,总比葬生大海好。他正想告诉队友他准备迫降时,却听到Tony那边的呼叫:“Cap——你那边怎么样?”
“飞机失控坠落中,但我已经找到可以迫降的地点。”Steve冷静地回答,“你那边呢?”
“好吧,我也找到了。”对方的声音听上去很不爽,“好消息是,我成功歼灭了敌军。坏消息是,我联络不到其他人,盔甲也失去能量了——我也在准备迫降——Damn It!”
“注意措辞,Stark。”他操控飞机冲向那座岛屿,同时,他看到一抹金红色的身影朝相同的地点俯冲下来。或者说,坠落下来。

他的飞机冒着黑烟完美地坠毁在岛上。他无暇顾及身体的疼痛,一边咳嗽一边用力掰开舱门,去查看Tony的情况。
“你怎么样?”他紧张地跑过去。
“还好,就是我的盔甲报废了。”Tony十分滑稽地把盔甲从身上一片片剥下来,“你看起来不错?但我要告诉你,我们要在岛上生存一段时间了。我不确定我们能不能活到有人发现我们。”
“知道吗?”Steve的语气很轻松,“在军队的时候,我们曾为了观察敌情而野外探险过。”
“所以你觉得很好玩是吗?在这个荒岛上求生?没有网络、没有美食、没有乐趣……”Tony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上帝啊,我前世到底造了什么孽,才要和美国队长困在一座孤单上?”
“事实上,我才是受折磨的那位。”Steve反击道,“打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分头行动,不行。不管我们怎么互相看不顺眼,合作也是唯一生存下去的方式。”
Tony虽然极其不情愿,但也只好同意了合作这件事。他们迅速搭建好了住宿的地方:一个简陋的木屋。Steve砍来的木头,学过建筑工程的Tony利用飞机上剩余的一些工具设计建筑结构,Steve搭建屋子。那是他们除战斗外第一次合作,说实话,两人都觉得,似乎比想象的要好很多。

他们前几天合作的确实很顺利,可是再四天后,意外发生了。
这场意外的发生,非常戏剧性。一开始的起因很简单,无非是Tony过不惯这种单调乏味的生活,想要外出打猎,却没有告诉Steve,单独行动。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一只野猪向他逐渐靠近。而他的手里只有——一块石头,一支木箭,没了。
“……WTF!”Tony想都没想,撒腿就跑。只是,他这一跑,反而引起了野猪的注意,跟在他后面跑了起来。眼看就要被追上,Tony一个华丽的转身,将手里的木箭朝它掷出,正中它的头。不过……并没有什么用。不但没有什么用,还激怒了野猪,让它加快了速度。
就在Tony被穷追不舍、很快就会成为野猪的午餐时,巧的是,Steve也来到了这里。
他就看到了这样一幅极具戏剧性的场面……
他皱着眉,抄起盾牌(没错这个随身携带)冲了上去。虽然Steve拥有武器和完美的格斗技巧,但他还是被野猪尖利的牙齿划伤了。他顾不上流血的伤口,三下五除二将这禽兽干掉。

“回去。。”Steve压抑着愤怒,大步向前走去。
“呃……”Tony十分愧疚,“飞机上有医药箱……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Steve阴沉着脸色,一言不发。
“别生气啦,是我不好,害你受伤的……”Tony为他包扎伤口,小声道歉,“……很疼吗?”
Steve叹了口气。“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Stark。”他说,“我并不在意我受的伤,我只是生气你不告诉我就私自行动。你知道岛上多危险吗?你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吗?我们说要合作,但你却依然想单独行动,你不信任我。”
“我没有!”Tony为自己辩解,“我不是不信任你,我只是……”
“觉得刺激,好玩,对吗?”Steve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所以你就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我的生命跟你没有关系!”Tony也火了,他撂下这句伤人的话之后,就转身离开。
Steve忍了一秒,用力将止血的药物摔在地上。Tony根本不懂他多害怕。他害怕他会死,会出现意外,会将自己孤独地留在岛上。

整整一天,两人都没说过话。
到了晚上,Tony想去找点吃的,却看到Steve坐在海边的沙滩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犹豫了一下,朝Steve的方向悄悄走过去。然而,他细微的脚步声还是逃不过对方的四倍听力。Steve在他还未走近时就发现了他。没办法,Tony只好挨着他坐下。
“知道吗?”Steve似乎已经不生气了。他望着满天星辰,平静地说,“我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晴朗的星空了。”
Tony也学着他仰头望天,漆黑的夜色如丝绸般铺在天上,无数繁星竞相闪烁出夺目的光亮,像是黑天鹅绒的礼服上镶嵌着名贵的珠宝。浓稠的海水不起波澜,远方的海平线与天交汇,霎时间,有种脱离人间的不真实感。
“在我小时候,我就喜欢欣赏星空。”Steve继续说,“后来,战争爆发了。我再没有闲心享受夜色的安宁。即使不算上被冰封的时间,离我最后一次欣赏星空,也有十年之隔了。”
Tony没有接话。他想起,他在多少个结束一切应酬和酒会的宿醉夜晚,面对漫天的熠熠星光,所感受到的不是美好和安宁,而是无比的孤独。
“可是,”他说,“当我曾经仰望星空的时候,只会觉得很孤独。”
“对于真正美好的事物,在不同的心境下就会有不同的理解。”Steve说出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然后伸出手指指向一颗星,“你看,那是北极星,北极星永远指向北方。”Tony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颗极其璀璨的星。
“我们可以根据北斗七星或仙后星座确定北极星。”Steve讲解道,“北斗七星外形象一把勺子,将勺头两颗β向α连线并延伸约5倍处便是北极星。”
“天文学啊,”Tony笑着说,“很有意思。”
Steve看向他的侧脸,看到他焦糖色的大眼睛里放射出格外绚烂的光芒,比北极星还要美,仿佛整个银河的星光都落入他的眸子里去了。
“看我干嘛?”Tony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Steve收回目光。
“Steve,”Tony很自然地叫了他的名字,“你是什么星座?”
“巨蟹座。”Steve回答,“在狮子座的西边,长蛇头的北面。是十二星座中最暗的一个,但内里有迷人的M44星云,现在应该看不大清。”
Tony点点头,不再言语。Steve也沉默了,两人就这么坐着,欣赏着星空。白天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他们一直做到将近凌晨时,才回去睡觉。

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Tony,”一大清早,Steve就把他叫起来,“睡醒了吗?今天我们去打猎?”
“真的?”他瞬间睡意全无,“你怎么想通了?不会是哪个星星上下来外星人把你控制了吧?”
“我仔细地考虑了一下,有时冒险寻求一下刺激,也挺好。”Steve笑着说。顿了顿,他又补充上一句,“与其让你再瞒着我偷偷行动,闯出什么祸来,还不如我陪着你保险点。”
“……你几个意思?”
“实话实说而已。”
“……”
“话说,Steve,”Tony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会感到害怕吗?”
“害怕危险的心理比危险本身还要可怕一万倍(语出《鲁宾逊漂流记》)。”Steve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说的好。”Tony笑了。
于是,两人就愉快地出发了。

一开始,确实很愉快,但Steve隐隐听到草丛里传来一些动静。“等一下,”他收住脚步,“草丛里有什么?”
Tony闻言,朝这边看。但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Tony就感到脚踝传来轻微的刺痛,他暗道不妙,连忙拉着Steve退到30米开外。“草丛里有蛇,”他说着,就看到一条青蛇从中窜出,“我被咬了。”
“什么?”Steve瞪大眼睛,“让我看看。”Tony刚想说不用了,就感到一阵晕眩,他腿一麻,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顺势跪在地上。
“这就毒发了?”Steve没想到蛇这么毒。一时间,他也找不到解药。
没办法了。Steve将Tony拉进怀里,脱下他的鞋,将他的裤腿撸到膝盖,看到两个小红点在脚踝处,已经发黑了。他俯下身,用嘴将他的毒血吸出,直到血液变红为止。可是,他没料到,此蛇的毒非同小可,用嘴吸出再吐出,被咬伤的人毒解了,但会使吸血的人中毒。
果然,在Tony呼吸平稳、开始醒转后,Steve昏了过去。
“……”Tony渐渐苏醒,他知道自己中了毒,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了过来。他一抬头,看到昏倒在地的人,“Steve?Steve!”他马上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也无法为Steve吸毒,毕竟对方身上连伤口都没有。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解药。他深呼吸几次后,镇定下来。一般来讲,有蛇出没的地方,百米之内必有解药。虽说这个说法不大靠谱,但事到如今,也只有尽力一试了。他轻轻站起,凭着曾经学的药理知识(权当他学过吧)开始在附近找解药。
但是,在他试过十多种草给Steve吃,对方都没有醒转的迹象后,他真的绝望了。
“Steve……”他的声音染上了哭腔,“你醒不过来了吗?我怎么办啊……”都是他不好,是他非要出来冒险的。只是……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
“我爱你……”他小心翼翼地吻上Steve的唇角,然后,他惊喜地感受到了对方的回应。
“Steve!”他不敢相信地抬起头,“你醒啦?”
“事实上,”Steve笑着,为他擦去眼角的泪光,“我早就醒了。”
“那你怎么装死?”Tony愤怒地推开他,“你不知道我有绝望,我以为你死了,我……”他想起刚刚自己偷偷亲吻对方的事,微微脸红了。
“我知道啊。所以只有让你也体会那种心情,你就能理解我的一些做法了。”Steve温柔地说着,将他揽进怀里,安抚地亲吻着,“我爱你。”
“我要你补偿我!”
“好好好。”
阳光轻柔地笼罩着孤岛上依偎着的这对情侣。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是,只要有你在我身边,一切无所畏惧。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