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 若能再见

这里是爱好特广的段子手一枚~

【复仇者联盟】时光翩跹·再见如初〖全员友情向〗

2.圣夜欢歌 

我希望无论多少年后,我们都能像今天这样,一起聚餐,一起跳舞,一起玩闹,一起聊天。我希望我们的感情不会被岁月冲淡、被时间埋没。我希望能始终陪伴在你们身边。
——Steve的圣诞心愿
对于TonyStark来说,复仇者联盟重新集结后,最重要的是什么?
答案是,聚会。
他打算把这次聚会定在5个月后的圣诞节,与圣诞节晚会合并在一起。这样的话,可以邀请到更多的人。

八月初时,Bucky搬离了复仇者大厦。
他现在正式成为了神盾局特工,他们也给他安排了公寓。虽然Tony一再挽留(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但他还是以不喜欢热闹为由婉拒了。

而这段时间中,Tony等人在瞒着Steve进行另一项任务:教一位名叫Freja Rubis的女孩跳舞。
关于这位Freja Rubis,说来话长。
Tony和Natasha在复仇者们回来之前,就去过一趟神盾局。他们本来是找Fury探讨Abux Adelus的问题的,正好Fury说科学部来了一位新人,Tony就看了看,顺便考察一下这位新人的能力如何。
谁料,这位博士还是个美女。Tony在她走过来时,便露出花花公子惯有的玩味微笑。但等她走近时,他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女孩有着棕色微卷的及肩短发,咖啡色的大眼睛,挺立的鼻梁,高高的颧骨,饱满而如鲜血般的红唇。她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人。
Tony和Natasha对视一眼,明白对方所想与自己相同。
Peggy Carter。

当时因为协议问题还未解决,他们便没告诉Steve。现在什么事都好了,他们和其他复仇者一起,暗暗盘算着给Steve准备一个圣诞惊喜——或是惊吓。

在之后的时间中,他就以“协助新人探索科学”为借口,让Freja频繁出入大厦。当然,自始至终Steve都是被蒙在鼓里的。
于是,Tony将圣诞聚会又增加了一个舞会环节,也算用另一种方式帮Steve完成七十年前错过的那一支舞。
“那……”Freja有点不知所措,“请问我该怎么做呢?”
“专心学舞就行。”Tony笑着回答。
有Natasha当老师,Loki做舞伴,任何人都能学会跳舞。
慢慢的,在大家平日的交谈中,她也大体明白了自己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事实上,她还有些期待——跟美国队长跳舞,应该是每个女孩的梦想吧。
那时,她以为自己很幸运。

9月,暑气散退,纽约迎来秋天。
10月,萧瑟的秋风将树叶吹落满地。
11月,行人渐渐增添了御寒的衣物。
12月,寒气席卷了整座城市。
圣诞节转眼就到了。曼哈顿下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从平安夜开始下,下了整整一个晚上,一直下到第二天清晨。
一夜之间,道路上、树枝上、房顶上全是积雪。放眼望去,满世界的银装素裹。街道上到处装饰着五颜六色的谢寄生,与洁白的雪景衬在一起,显得格外有节日氛围。《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的旋律随风回荡在大街小巷,许多商店的店员也打开门,对来往的行人笑脸相迎。
这永远是一年中最最温暖的时光,也永远是一年中最最幸福的时光。

而最热闹的地方,自然是复仇者大厦的。
大家从早上醒来就在忙活会场的布置。这大概是他们做的最任劳任怨的活动。
宾客们陆续到来。

人差不多到齐了,宴会开始。
整个大厅随处可见圣诞树、圣诞老人和谢寄生花环。大厅中央放着一座巨大的、高约一米六的七层蛋糕。(……)
“呃……”Steve路过这座蛋糕时,表情极为复杂,“有人喝醉了会直接摔进去吧……”
大厅中设有好几张餐桌,复仇者等人都在最大的那张桌子边坐下。
菜肴很丰盛,但除了Tony之外,所有人都吃得特别小心——他们被满桌稀奇古怪的餐具难住了。
“那把刀是从手术室里偷出来的吗?”Wanda小声问着身旁的Bruce。
“有可能……”他皱了皱眉,“我似乎还看到过电锯一样的东西……”
“这么晚了,褶子马要么还没到?”Tony看了下表,抱怨道。
“……谁?”大家没理解这个名字的含义。
就在这时,一个传送门突然出现,穿着斗篷的Dr.Strange走了出来。
其他人看了他两秒,爆发出一阵大笑。
Dr.Strange:“……???”

等所有人差不多吃饱喝足后,舞会开始。
Johann Strauss的《春之声》在悠扬地在舞厅响起每一位穿着盛装的男女都挽着自己的舞伴,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Steve正准备邀请别人跳舞时,突然看到一个女孩缓缓朝这边走来。
他仿佛被按了暂停一般定在原地,看着她走近。
女孩的面容越来越清晰,他的心砰砰跳着。在他的记忆中,似乎也是在这样灯明如昼的夜晚,Peggy朝自己走来,约定和他一起跳舞。
只是,他失约了。他开着飞机于冰洋中沉睡,醒来时已是七十年后。七十年的光阴过去,Peggy韶华尽散,红颜已老。三年之后,安详辞世。
“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Steve向她伸出手。
“当然。”女孩微笑着握住他的手。
跳舞的同时,他认真端详着面前的这个女孩——一样的卷发,一样的眼眸,甚至连穿着也是一样的。但即便这样相似,Steve也能发现她们的不同——Peggy的瞳色要更深一些,颧骨也要再高一些。而且女孩显然要更加年轻,少了几分成熟,多了几分青涩。少了几分典雅,多了几分俏丽。
他苦笑。他居然还以为Peggy真的出现了……怎么可能……她,已经死了。没有人能代替她,没有人。再像也不行。
“Lady,我可否知道你的名字?”
“Freja Rubis。”
“很好听的名字。”Steve温柔地笑着,赞许道。顿了顿,他又问道,“你在哪里工作?”
“神盾局,科学部。”
“嗯,”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我相信你工作得一定很出色。”
Freja低下头,脸颊腾起两朵淡淡的红云。

Steve不再言语。他看着Freja,脑海中浮现出Peggy的身影。他甚至自欺欺人地幻想,他是在和Peggy跳舞,跳着那支未完成的舞。
——也许你已是伊甸中的天使,已摒弃凡人的七情六欲,已无法感知我的思念。

一曲终,大家中场休息。Steve去拿了两杯杜松子酒,等他回来时,却已找不到Freja的身影。他环视了一圈,确定她不在后,到一旁坐下,安静地等待。
他不知道的是,Freja趁他拿酒的时候,独自跑进洗手间。
她终于明白她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她知道Steve在看着她时,看到的其实是另一个人。
曾经有很多人说过,她长得像这个人——Peggy Carter——她听说过她的名字,神盾局的创始人之一,一个优秀的人,一个她永远无法超越的人。
可悲的是,她竟真的对Steve动了情。真切的、彻底的、透骨的爱情。她几乎是一瞬间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爱上了他的一切:他的声音,笑容,他深邃的眼瞳,骨节分明的手指,还有他浑身散发出的那种干净清冽的气息。
但她只是个替身而已。他并不爱她。可能她永远无法得到他的爱情。
她擦干眼泪,没有回到聚会上,而是直接离开了。

舞厅里,毫不知情的Steve还在默默等待。
“她人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他抬起头,看到Natasha端着酒杯站在他面前。
“不知道。”Steve摇摇头。随后,他站起身,问道:“你想跳舞吗?”——第二支舞曲《降E大调夜曲》已经奏响了。
“好吧。”Natasha放下酒杯,挽住他的胳膊。
“Nat,你今天真美。”Steve带有目的性地赞美道。不过,他也没说假话。换上盛装的Natasha格外光彩照人,看得出,全场男人都想请她跳舞。当然,她平时也很美。
“你想问我什么?”Natasha阻止了他更多的恭维。
“……我夸你两句不行啊?”Steve无奈地笑着,压低声音问,“Miss.Rubis是你一手安排的吧?”
“准确来说,是我和Tony。”Natasha回答,“但也不能说是安排……她本来就是神盾局的人。我们只是邀请她来参加聚会而已。”
“那Sharon呢?”Steve下意识地问。
Natasha答非所问:“所以说我没邀请她啊。”
“……你倒是真贴心哈。”
“那是。”

又过了两三个小时,舞会也结束了。有些人已离场,有些人仍端着五彩斑斓的酒杯随意地闲聊着。
Steve现在一个吧台旁,不知在想些什么。
“Cap,我敬你一杯。”Tony拿着两杯酒出现在他身后。他回过头,微笑着接过Tony递给他的那一杯,与他碰了碰,仰头一饮而尽。
Tony没有看他。他的目光越过吧台上空悬挂的氛围灯,看着远处。Steve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几个复仇者正在那边玩着桌游。
“我们最终都会失散的。”Tony轻轻地说。Steve猛然转头,Tony的脸上是平静的神色。

夜色渐深,宾客们都慢慢离开了,只剩复仇者联盟的九人仍现在偌大的天台上,等待着十二点钟声的敲响。
又开始下雪了。一团团、一簇簇的雪飞落下来,越下越大。仿佛无数洁白的棉絮从天空翻滚而下,又仿佛无数纯净的精灵凌空飞舞。
今夜的星辰格外璀璨,与城市的灯火相映闪烁。雪一片一片飘落,这一切美好的不真实,好像特效做出来的场景。
大家站在厚实的积雪上,任由晶莹的雪花沾染自己的头发和衣裳。

“来,我们说一下各自的圣诞心愿和祝福吧。”Steve提议道,“女士优先,Natasha和Wanda先说。Wanda,你有什么心愿和祝福?”
Wanda用手支着下巴,仰望着满天繁星,说道:“我的心愿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有点文艺?我觉得挺好的啊。(Steve:‘继续说,没毛病。’)祝大家圣诞快乐,让生活多一点情调和特别的感受。”
Natasha优雅地抿了一小口红酒,说道:“我呀,希望生活中能发生点精彩的、有意义的事,别再把时间浪费在没用的事情上。(Steve:‘但很多人很难不浪费时间。’)祝大家圣诞快乐,活出最好的自己。”
Tony诡异一笑,说道:“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们都能长一个……诶别打我!(Steve:‘敢不敢说点好话?’)我是为了你们好……那希望未来能有点挑战吧,祝大家圣诞快乐,将来能不断打破各项记录。”
Clint咽下嘴里的曲奇饼干,说道:“心愿嘛……好好睡,好好吃,好好玩(Steve:‘浪费时间的就是你!’)……开玩笑的。希望未来能一切顺利吧,也希望你们的心愿都能实现。祝大家圣诞快乐,天天快乐。”
Bruce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像现在一样,冒险、挑战可有可无,平淡就好。Steve(‘对啊,平淡点也好。’)祝大家圣诞快乐,在平淡中享受安静的人生。”
Thor喝了一大口威士忌,说道:“我的心愿是我们未来参加的每一场战斗,都能以胜利告终。我希望找茬的都被赶走。(Steve:‘你把我想说的都说了……’)祝大家圣诞快乐,在历经无数坎坷后仍能凯旋。”
Loki摇晃着手里的酒杯,说道:“我嘛,希望生活多一点刺激的东西,可千万别像现在这么无聊。(Steve:‘你要搞事?’)生活一定要多一点趣味才好。祝大家圣诞快乐,都能找到生活的乐趣所在。”
Vision斜靠在天台的栏杆上,说道:“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不这一点都不官方。(Steve:‘能不能多说一点……’)没什么心愿的,觉得这样就挺好。人要知足。祝大家圣诞快乐,都能感到满足。”
“好啦!该你自己啦,Steve。”
Steve沉思良久,然后微笑着慢慢说道:“我希望无论多少年后,我们都能像今天这样,一起聚餐,一起跳舞,一起玩闹,一起聊天。我希望我们的感情不会被岁月冲淡、被时间埋没。我希望能始终陪伴在你们身边。”
“哇哦!真感人!”
“不愧是Steve啊。”
大家边鼓掌边笑着起哄。他们不知道,早在一开始,Steve就吩咐Friday将他们许愿的的过程录下来。
霓虹绚烂,霜雪满地。
“听,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呢——”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