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 若能再见

冷幽默 鬼故事 脑洞大 文笔渣
我的脑洞超乎你想象
偏要标新立异
偏要与众不同
你能拿我怎么样

【复仇者联盟】时光蹁跹·再见如初〖全员友情向〗

番外(三)链接:

http://ziyou5211314.lofter.com/post/1ee5c771_119913e3

(内含前文链接)


Chapter 03 机密行动

我说这是,警告,喧嚣,

是命运陡然变幻的预兆。

能相信吗。能接受吗。

若变故突然来临,我亲爱的人们,你们会悲伤吗,会团结吗,会反思吗,会终于懂得,一切繁华,不过是一场虚无的梦吗?

还不算晚。准备迎接吧。


1.急转直下

圣诞节之后,他们又回到了忙碌的生活中。

 

Pepper在1月初时再次来看望Tony,这次她还带着一摞文件。

 

“为什么我每次看到你时你都在实验室?”Pepper用最高权限打开了实验室,冲了进来。

“为什么我每次看见你时你都这么暴躁?”Tony模仿着她的语气不怕死地回击。

Pepper:“……”

“算了,我不跟你争论这些有的没的。”她霸道地把Tony手上的工具抢下来,接着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拨到一边,将那叠文件拍(……)到他面前。

Tony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我说,我都已经任命你为董事长了,你还来找我干嘛?”

“但是,SI*的实际控股人还是你。”Pepper正色道,“最近,集团来了几位新人,我仔细看了一下他们的简历,虽然他们被我们不同的子公司录用,但还是有些相似之处……有些问题我也不明白,也许你能看懂。还有几张比较可疑的财务报表我也给你夹在里面了。”

“行行行,我会看的。”Tony敷衍道,伸手揽住她的肩膀,“你有空吗?我请你去吃饭怎么样?”

“没空。”Pepper干脆地推开他,往门外走。离开前,她又嘱咐道:“记得一定要看啊。”

“知道啦。”Tony摆摆手,重新坐下。他拿起那叠碍事的文件,准备随手扔掉。但他刚拿起来,想了想,还是扫了两眼。他随意翻看着那几个可疑人物的履历,并没有看出什么毛病。真能大惊小怪,他想起刚才Pepper煞有介事的语气,不禁莞尔。他又看了看后面的财务报表——他发现问题了。

他重新翻回前面的档案,认真阅读一遍之后,拨打了一个人的电话。

“喂,Bucky,你现在在神盾局吗?好,我要你帮我调查几个人……”

几分钟之后,一份资料传进了Tony的邮箱里。

他仔细阅读着那份资料,面色渐渐凝重起来。

 

当天晚上,大厦休息室。

Tony有点怪异。无论谁跟他说话,他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Tony,你在想什么 呢?”Clint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在想……”Tony瞟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说,“你知道,我们目前正在探索平行宇宙。所以,我就很奇怪,另一个你会不会和现在一样傻。”

“他不但傻,他还懒。”就在Clint还没从Tony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的时候,Steve突然飘过来补上一刀,“他的日常生活只有吃、睡、玩他连帮我刷碗都不愿意。”

“你们不懂。”恢复完成的Clint义正严辞理直气壮地声明,“懒也是种生活态度。”他接着用吟诗般的做作语调说道:“我的人生目标是——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说罢,他直接躺在沙发上,把旁边的Wanda挤到了另一头去。

“你是猪吗?”Wanda嫌弃地看着他。

Clint还想反驳点什么,却看到Tony重重地把咖啡杯往桌子上一放,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开。

 

大家都被Tony莫名其妙的火气整蒙了。Steve回头看了一眼他离开的方向,转身问道:“他患有间接性神经失常吗?”

Clint摇摇头,把身子往前探了探,鬼鬼祟祟地说:“我怀疑他有隐情。”

“我怀疑你有病情。”一直在吧台调酒的Loki幽幽地抛出一句。

就在这时,Natasha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显示她收到一条新消息。她放下杂志,拿起手机看了看,然后默默地走出休息室。

 

世界瞬间安静。

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Andrews集团某基地。

 

“您确定真的能成功吗……?”接到指令的男人还是有些犹豫。他诚惶诚恐地看着背对他坐在转椅上的那个人。

“当然。”Ables Andrews转过身,手中端着一杯伏特加,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算SI有领先的科学技术和强大的经济实力,我依然有办法打败他们。”说着,他将刚打印好的一打文件递给自己的手下,“你就按照计划行事。”

“是。”男人接过文档。

Andrews挥了挥手,他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当天深夜,大厦天台。

“这是唯一的办法吗?”

“也许不是,但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可靠的办法。”

“能保证万无一失吗?”

“我不知道。恐怕不能。”

“好吧。无论如何,我尽力而为。”

“谢谢。你去把他们叫来,我们召开一个秘密会议。”

“没问题。”

 

几天之后,大厦休息室。

室内因为空调的缘故而变得格外温暖,丝毫没有冬天的感觉。有人甚至换上了短袖T恤,与窗外干枯的树枝形成鲜明的对比。

Tony自从那晚发了一顿无名火后,就恢复了正常。Clint等人猜测他可能是人格分裂。

下午,从早上就开始消失的Tony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我今天要出任务,一会儿就走。9点估计回不来——今天谁守夜?”

首页是复仇者联盟自己创立的一个制度——如果有成员出任务且当晚9点回不来,便需派出一人带上武器、餐饮和医疗箱,在停机坪后的厅堂或一楼大厅等他/她回来。全员根据制定好的守夜表轮流守夜,若轮到当天出任务的人,便由下一个人守夜。

 

“今天轮到我了。”Steve举手示意,“有何吩咐?”

“也没什么。”Tony想了想,说道,“你给我准备只是牛肉汉堡还有冰拿铁。3块方糖,75mL牛奶,1勺咖啡伴侣,不要蜂蜜。”

“这叫没什么?”Steve不耐烦地打开手机备忘录,“等我记一下。”

“就这样。”Tony不管他,直接往外走。走到一半他又回头笑道,“不要太想我哦~”

“嗯,不会想你的,你赶紧走。”

“再见~”

那时他们没有想到,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一句。

 

时间飞快地流逝,已经接近凌晨,Tony仍迟迟未归。

起初Steve并未太过担心,直到他收到神盾局的消息。

他是在将汉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的时候收到消息,那边说1分钟前他们试图联系Tony失败,然后又发现早在2小时前双方的联系就中断了,问他能否联系到Tony。

他的心忽然一沉。

他快步走向大厅,从与停机坪相连的窗口可以看到外面漆黑的夜幕中,几颗星子无力地闪烁着。正当Steve考虑怎样联系这位不靠谱的队友的时候,他余光似乎瞥见了一个发光的东西。他拿起一看,原来是他的复仇者身份卡——Tony不知什么时候呼叫了他。他接通后,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Steve盯着重新暗下去的身份卡,被一种强烈的不安攫紧了心脏。

 

电梯门突然打开,全副武装的Natasha从里面走出来。“Tony呼叫我了,”她扬了扬手中的复仇者身份卡,“他有呼叫你吗?”

Steve点点头,说道:“还有,他用的是单人呼叫,应该只呼叫了我们。”

“我不明白……”Natasha轻轻皱眉,“他为什么不用群体呼叫?”

“可能是时间来不及。群体呼叫所花时间更长些,所以……他应该只来得及呼叫我们……”Steve的声音有些颤抖,他艰难地说出这个他不愿面对的答案,“……他一定是遇到麻烦了。”

Natasha沉默地看着他,知道他并不比自己冷静多少。

“这样吧,”Steve迅速作出决定,“把Loki叫上,不要惊动其他人,我去开飞机。”

“好。”Natasha立刻用单人频道呼叫Loki。

片刻之后,一个金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怎么……”

“快走,Tony有麻烦了,我们去支援他。”Natasha简单扼要地跟他说明情况,拉着他跑上Steve开来的复仇行者**。

Steve按照神盾局给他发来的地址的方向驾驶着飞机,一路上,三人都心急如焚。

 

他们原以为,到达目的地时,会看到硝烟与炮火,会听到冲撞声和爆炸声。

 

但事实上,他们没有。

地面上是出奇的安静。没有战火,没有嘈杂。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

安静得诡异,让人感到恐惧。

 

下飞机后,他们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那样安静。数个巨型机器人倒在地上,同样倒在地上的,还有钢铁侠金红色的身影。

Steve最先冲到他身边,掀开他的面甲。可Tony已经没有呼吸了。他的胸膛一如湖面般安静,没有起伏,没有心跳。

“……Tony?Tony?……Tony Stark!”Steve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盼望着奇迹的发生,“你给我醒一醒……”

Natasha跪坐在地上,泪水几乎就要夺眶而出,眼神空洞,似乎所有思想都被此刻的情景所带来的冲击力摧毁。

“Tony……已经……死了。”Loki站在他们身后,声音沙哑。他注视着盔甲里那张毫无血色的脸,眼眶微微发红。

 

过了一会儿,神盾局的人和其他相关人员赶到了。他们面不改色地收拾着战争的残局,将伤员移上救护车,在街区边缘拉起警戒线,在残破的楼里寻找尸体和幸存者,对眼前悲凉的景象视若无睹,

 

几名医护人员试图把Tony抬上担架,却被Loki喝住了。

“停下。”他厉声说。那几个人瞬间停休了,有些疑惑又有些畏惧地看着面前的邪神。

Loki缓缓伸出手,在Mk53的上方平移着,盔甲的能源已然消耗殆尽,失去了全部攻击与防御能力,只得顺着他的手移动的位置一片片脱落。随后,一片幽蓝的光覆盖住Tony全身,马上便消失了。他施了一个小小的法术,可以让尸体暂时不会腐烂。

 

“我们带他回去。”他看向Natasha,后者会意地帮他一起把Tony抬上担架。

“Steve?”Natasha发现Steve还征征地蹲在地上。

“走吧。”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头也不回地朝飞机走去。

——如果此时他回头的话,就会看到后面抬着担架的Natasha和Loki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

 

他们回家后,把Tony暂时安置在大厦的病房里,并将这件事告诉了其他人——Bruce除外。

匆忙赶来的复仇者们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Thor默哀了几分钟,然后默诵着几句古老的阿斯加德的咒语和诗,祈祷Tony的魂魄能飞去仙宫的英灵殿。

Clint不忍心看白色被单下毫无生气的Tony。他背靠在玻璃窗上,用力搓了搓鼻子,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

Vision是机器人,流不出眼泪。他也没说什么话。他只是沉默地站着,站了好久好久。

Wanda是哭得最伤心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她用手捂住嘴巴,眼泪不断滑落,觉得自己快崩溃了,但她的超能力并没失控——因为她戴着一只手镯。

手镯是纯金打造的,上面镶嵌着三颗红钻石,底部还刻有她的姓名缩写。这款独一无二的精致首饰是Tony专门为控制她的能力所设计的。手镯内部有一个精密的装置,可以把她将要释放的能量源源不断地送回她体内,循环往复,她的能量就可以被封住。

 

她仍清晰地记得,Tony将手镯交给她时说的话。

“你平时、战斗时或是任何你觉得你不需要的时候都可以不用戴你,可以把她放在贴身的地方或交给你信任的人保管,等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

 

手镯依旧精美无比,但送她这份礼物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Wanda,”Steve调整好情绪,说道,“你去告诉Bruce,好吗?”

“嗯。”女孩擦干泪水,她知道该怎么做。她走到Bruce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几分钟后,门开了。“嗨,Wanda……怎么了?出什么事了?”Bruce被眼眶通红的Wanda吓了一跳。

Wanda没说话。她摘下手镯,双手放在Bruce耳边,红色的光芒在她掌心亮起。

Bruce立刻感觉到一股安抚人心的力量传遍全身,他也同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别慌,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不明就里的他柔声安慰Wanda。

“Tony他……他……死了。”Wanda哽咽着说。

听到这个可怕的消息,Bruce差点变身成Hulk。但好在倍Wanda尽全力压制下去了。等到他彻底平静后,Wanda才小心翼翼地把手放下。放手后,她又开始不住地抽泣起来。

Bruce则低下头,似乎以为这样别人就看不见他的泪水。

“我知道了。”良久之后,他抬起头,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


*:STARK INDUSTRIES,即斯塔克工业。

**:漫威动画《复仇者集结(Avengers Assemble)》中,复仇者联盟的专属战机。

 


评论(5)
热度(31)

© 紫幽 若能再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