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 若能再见

冷幽默 鬼故事 脑洞大 文笔渣
我的脑洞超乎你想象
偏要标新立异
偏要与众不同
你能拿我怎么样

【盾铁/盾妮/Stony】短篇合集·我们的N次方约定 为你写歌(接复3)

行文目录(实时更新)

我的这个系列终于又更新了。(虽然没人看)

在复联3之后。

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有CP洁癖的盾铁党,我也吃许多铁受的CP,不过还是最爱盾铁。

美队三入坑,错过了复联1、2的高糖期,这也说明以后任何虐都无法使我出坑。

然后我看到盾铁这对CP从年度最热一点点被官方雪藏,慢慢热度下降,甚至有成为冷CP、德国骨科的趋势。

于是我又回到了这里。

其实我从未离开过。

爱盾铁,爱你们。

这篇文送给所有学音乐的朋友,无论是声乐还是器乐。
真的希望大家至少认真读完文中的歌词,因为歌词中包含了我对这对CP的所有情怀与理解。

以下是正文。

算不上柔和的风不停歇地刮着,天边是血色的残阳,将地面上的废墟映照得猩红一片。

 

Tony就坐在这片猩红之中,看着自己的手心,和握不住的、消散的灰烬,大脑完全无法处理任何信息。

他也完全无法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都结束了吗。

他们终究失败了吗。

 

“我们得离开这里。”冰冷的女声将Tony从怅然若失中带回现实世界,“你怎么样?”

Tony回过神,迅速调整好状态,从地上站起,将目光投向女孩身后逐渐沉落的夕阳和开始破散的硝烟与尘土。

“我很好。”他的声音听起来依旧镇定自若。

“我们得离开这儿。”星云点点头,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那是Quil的飞船——”她朝前面一堆破铜烂铁状的东西扬了扬下巴,“你能修好它吗。”

“……我尽力。”

 

天才不愧是天才,强大的钢铁侠还是修好了那艘飞船,当然,星云也帮了不少忙。而当他把飞船都控制权全交与幸运、倒在座位上头靠着舷窗的时候,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疲惫。

那种深入骨髓的疲惫。

他第一次面对朋友的覆灭时,那种铺天盖地而来的疲惫。

以及几乎将他压垮的绝望。

但他不能。他不能垮掉,他不能落泪。他知道地球还有一堆事等着他解决,还有全世界的人需要他安慰。

……如果他安慰得了的话。

终于,他蜷缩在座位上,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直到Friday的声音将他唤醒。

那声“Boss”传入他耳朵中,使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同时意识到,飞船已经离地球很近了。Tony勉强撑起身子,让Friday找出最适合降落的地点,然后将获得的地标告诉前面驾驶飞船的星云,接着蜷缩回座位上,试图再睡一会儿。

他不敢问Friday地球上的情况,不敢问她还剩下谁,他短时间内再经受不起任何不幸了。

至少,他对自己说,至少让我把这段飞船上的旅途过完,再去迎接那一档子烂事。

 

“您想听歌吗,Boss?”贴心的Friday感受到了了Tony的焦虑。

“听歌?”Tony一愣,随机笑了,“哦,好吧,你想让我听什么歌?”

“事实上,这由您自己决定,”Friday轻快地说,在这种消极的状况下,也只有她能保持活力,“我只为您提供建议。我建议您听Captain写的歌。”

“Captain?”Tony一瞬间清醒了,“哪个Captain?”

“Steve Rogers。”Friday简短地回答,没再透露更多。Tony的心揪成一团,一阵苦涩不停息地翻涌着。他尽量迫使自己不去想Steve是否还活着。

他逼着自己只去想关于歌曲的事。

 

他确实知道Steve有写歌这方面的爱好,不过那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久到所谓的不幸与灾难最多也是跟某个外星军团战斗的时间比较长。

久到他们还可以漫无边际地幻想未来甚至是漫长一生。

久到那段仇者还聚在一起陪彼此吃喝玩乐的日子。

久到他现在回想起眼眶竟真会有些许湿润。

 

那是四年前的一个傍晚。

那是他第一次听Steve弹琴。在这之前,他都不知道美国队长还懂音乐。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他记得,在他准确说出曲名的那一刹那,Steve惊喜地抬起了头,“但轮指不够熟练,要知道这首曲子几乎全是震音技巧。节奏把握倒是挺准——你有跟节拍器练过吗??”

“没有……Tony,你还懂音乐?”对方的眼神里已经不只有惊喜了。

“哦,好吧,”Tony得意地笑着说,“我可不仅仅对量子物理感兴趣。”顿了顿,他又问,“你是自学的吗?学了多久了?”

“是的,”Steve认真回答道,“差不多有两个月了。”

“真的?”Tony扬起眉毛,“那你进步还蛮快的。”

“多谢夸奖。”Steve轻轻笑了。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除了关于吉他之外,还包括彼此对古今中外许多音乐家、音乐学派的看法。他们从十九世纪后叶的古典音乐学派,聊到近代摇滚乐的发展。

他们第一次找到了除战斗、使命、信仰之外的共同话题,一个纯净的、轻松的、普通的话题,只关乎他们两个人的。

卸下了所有防备与武装的两个人的。

 

后来,Tony就时常陪Steve一起弹琴。他偶尔也会教他钢琴,但是Steve再钢琴上展现出来的天赋远不如他在吉他上展现出来的天赋多,于是Tony便放弃了。他依然每天陪Steve练琴,有时他会指出曲子中的不足,有时他会用贝斯或电子琴给他稍微伴下奏,而更多时候,他只是静静地听他弹琴。

他听他弹《晨之歌》《探戈》《牧童短笛》,《月光》才练到一半,内战就爆发了。

 

不。Tony想到这里,用力甩了一下头,似乎是要把“内战”这个词从脑海中赶出去。

 

他继续回忆。

大概,也是在那段时间里,Steve自学了作曲。Tony没这方面的经验,但是扎实的音乐基础依然让他成为了一位不可或缺的“指导老师”。

而就是在那一天……

那天,Tony盘腿坐在地上,Steve坐在他对面,仔仔细细地一边创作,一边将他写的谱子用琴弹出来,认真聆听、修改。Tony看着他工作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问道:“我说你到底为什么突发奇想要学作曲啊?”

“我?”Steve抬起头,轻刷着和弦的手停了下来,“我要为你写一首歌。”

他说完就继续低头弹琴了,表情稀疏平常,但语气却又像在宣告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

而Tony沉默着,怔怔地望着坐在逆光中的Steve,忽然觉得他就像一位天使,

 

“所以呢?”Tony从回忆中挣脱出来,“这首歌是他什么时候写的?”

“我不知道,Boss。”Friday诚实底回答,随后又补充道,“但这是他今天早上发来的,您没有看,但我尊从您之前的吩咐,已经存档了。顺便,若不是您曾给那部手机升了级,这种音乐压缩包根本就收不到。请问需要播放吗?”

“哈,好姑娘。”Tony笑了笑,“播放吧。”他再次闭上眼睛。

 

Friday播放了音乐。耳机内,一阵平静如水的旋律潺潺流淌出来,Tony深吸一口气,着实是他熟悉的曲风。

悠长的前奏结束后,Steve用他一贯温柔的声线缓缓演唱:

琴弦扬灰了 情书却没弹完呢

走过的曲折 历历还深刻

回忆如挽歌 得失取舍 本没有对错

你不忍言破 更无从诉说

我已不奢求 共你依偎到白首

信仰与战斗 皆如鲠在喉

经年再叙旧 或许还能 继续做朋友

简单地问候 温柔地足够

无论是 用情至深

不再过问 都已尽缘分

辗转过 繁华洛景纷沉 藏一段温存

为你写歌 写给你的情歌

唱不尽 悲欢离合 剩几回合

怎敌岁月如歌

认真唱着 将你写成的歌

如果还 未到副歌 就结束了

那就 祝你幸福快乐

分别这么久 都应该平复伤口

你释然许多 我也挺好的

遗憾只不过 曾相信过 才感到难过

请安心度过 怀念权归我

守护着什么 总盼着拥有什么

穷极这半生 竟是不可得

一遇成蹉跎 缱绻难愈 化一瞬交错

只偶然记起 如心弦轻拨

反正我 不求重逢

不求动容 唯愿你读懂

从此后 疏途自守枯荣 任时光倥偬

为你写歌 写给你的情歌

唱不尽 悲欢离合 剩几回合

怎敌岁月如歌

认真唱着 将你写成的歌

如果还 未到副歌 就结束了

就陪我一程吧

而思念是 我为你写的歌

悄悄的 无言的歌 唱到结局

又与谁并肩呢

我写的歌 你真的在听吗

听完后 请你忘了 别再执着

一定 永远幸福快乐

 




有曲者想谱曲的话私聊问我要授权哈。
(以及我终于把写文的魔爪伸向音乐了……)

评论
热度(46)

© 紫幽 若能再见 | Powered by LOFTER